• 外墙清洗
  • 外墙翻新
  • 外墙粉刷
  • 外墙油漆
  • 高空折装
  • 烟囱清洗
  • 地毯清洗
  • 水池清洗
  • 沙发清洗
  • 油烟机清洗
  • 地面清洗
  • 开荒清洁
  • 石材翻新
  • 晶面处理
  • 抛光打蜡
  • 杀虫灭鼠
  • 空气治理
  • 防水补漏
  • 定点保洁
  • 小区保洁
  • 学院保洁
  • 医院保洁
  • 商场保洁
  • 其他保洁
清洁资质
联系我们

 荔湾   从化  

 越秀   黄埔   天河

 海珠      增城

 白云   南沙   开发区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单直通:186 2002  3391

业务咨询:138 2213 6906   

业务QQ182 5566 169   

首页 > 行业动态 > 新闻信息

郑州城市“蜘蛛人”月入万元 入行门槛高

2019/2/2 22:20:03

  经常看见在一些高楼外墙上有身系绳索,头戴安全帽,身上挂着水桶,手里拿着清洗棍,自上而下清洗墙面的人,他们就是高楼外墙的“美容师”,而大家更熟悉的,则是他们另一个名字“蜘蛛人”。工作辛苦点,月入万元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儿。但这背后奇高的风险,也是他们必须要克服的。

  早上7时30分,金东锋和工友们准时来到工作地点郑汴一处18层的高楼。坐电梯上到17楼,趁4名工友穿戴装备之际,金东锋一个人到了顶楼。

  在顶楼平台四处打探一番后,他将绳索挂在身上,侧身翻过栏杆,“这两条绳要提前给工人绑好,都是他们的生命保障。”金东锋边说边手脚并用,慢慢向绳索固定点移动。

  不一会儿,他就将100米长、20毫米粗的操作绳以及16毫米粗的安全绳绑好,而这时,工友也来了。在他的帮助下,工友们依次翻过栏杆,将U形扣挂在横拉的粗绳上,而装着清洗剂、铲刀和吸盘的吊桶则被绑在约60厘米长、15厘米宽的木质坐板上。工友们开始干活了。

  30岁的金东锋是平顶山汝州人,在老家时,他干的是外墙粉刷工作,每次都会带着上百斤的涂料桶“从天而降”。2009年,他和家人离开家乡,来到郑州闯荡,“找的还是高空工作,但这次是清洁。”

  来到郑州后,他做了4年的“蜘蛛人”,谈起第一次工作,他仍记忆犹新,“腿不停地打战,心里也是有点害怕。”

  不过,什么事都是熟能生巧,他说,平均每天至少3个小时高空工作,让这种恐惧渐渐消除,“活干得越来越顺。”

  提起前段时间南京发生的“蜘蛛人”因风势太大被困一事,金东锋表示,高空清洗这一行业要求比较严,当风速超过3级时,他们就会停工。

  “风是慢慢变大的,一旦作业过程中感觉到风来了,我就用对讲机通知他们下来。”金东锋说,判断风力,必须有提前预知的判断力,“这点上不能有丝毫马虎。”

  而在其他方面,他们也有特别要求。安全绳、主绳、安全帽、安全带还有橡胶手套,都是作业必备品,一个都不能少。

  此外,要想成为一名“蜘蛛人”,自身还要满足一些条件,比如,胆大、心细,没有心脏病、高血压和恐高症,身高在1.6米至1.75米之间,体重在55公斤至65公斤之间,年龄则为22岁至55岁。

  金东锋说,每一名“蜘蛛人”在正式工作前,都要经过严格的岗前培训,考试合格才允许上班,而新入行的“蜘蛛人”一般都会被安排在相对低矮的楼层。

  “做好防范措施也没啥好害怕的,又能工作,还能看风景,多好。”金东锋笑着说,自己已经两年多没在空中“待”过,“还真有点儿想得慌。”

  究竟“蜘蛛人”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呢?金东锋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高空清洁的工资一般是按天计算,一天300至400元不等。

  “如果赶上节日活多的时候,工资相对会更高。”金东锋说,他们的工资高低与供需关系、具体的工作对象有直接关系。当悬空幅度比较大,任务量多时,工人干活就会有难度,体力消耗随之也会增多,相应的,工资也会比一般的时候要高。

  而他们的工作也有淡旺季,春秋为旺季,夏冬为淡季。“旺季的时候,一个月都没法休息。”金东锋说,他们平时一个月可以休息4天,但也是根据个人意愿,自己选择。

  不过高工资的背后必然隐藏着高风险。今年4月和6月,上海分别发生了两起高空清洁人员坠亡的事故,而到了7月和8月,西安和南京也发生了高空清洁工死亡和被困事故。安全事故频频发生,让这个行业再一次成为关注的焦点。

  谈到这一点,金东锋笑着说,“家政服务一个月才2000多元,干高空清洁虽然风险大,但挣的钱多,也不是特别累,很多人都是冲着这些来的。”而他的这一说法,在随后的走访中,也被多位“蜘蛛人”所。

  30岁的金东锋如今已是一名项目经理,手底下带着几个工友,转战于各个高楼大厦之间。“身份变了,身上承担的责任更大了。”金东锋说。

  由于这个行业的特殊性,管理者比员工操的心也就多了许多。“咋能在安全的前提下,既快又好地干好活儿,这就是我现在的主要任务。”他说,以前管好自己就行了,现在带着队伍,则要考虑大家的事儿,“要想办法让工友安全地赚到钱。”

  作为项目经理,不光安全方面金东锋要负责,连清洁的质量也归他管,“干得不中,客户验收不过,你还得重新干。”所以即便不在一线工作了,他在现场从没有闲着,一会儿跑到顶楼检查绳索安全,一会儿跟着工友在各楼层间查看清洗进程。“这样虽然累,但我心里踏实了。”

  而当记者问到,从事“蜘蛛人”这一行业,家人是否会担心时,金东锋笑着说,每天他出门前,妻子都会说“注意安全”,“都成口头禅了,每次走时都说。”在他看来,这份工作最大的吸引力就是能获得高收入,能让家人生活得更好。

  高楼大厦注重外表,使得高空清洗这一行业日渐成为香饽饽,但行业队伍不断壮大,鱼龙混杂,而其中以“游击队”最多。

  张生(化名)是一个“蜘蛛人”团队的队长,跟着他干的有10个“蜘蛛人”。他们不挂靠任何公司,也不隶属于任何公司,是一个打游击的高空清洗队。

  谈到自己为何选择单干,张生的解释是想多挣点钱。他说之前跟着一家保洁公司,每次干活公司都要抽走一小部分,但自己干就不一样了,“干多干少都是自己的。”除了这方面,自己单干,可以同时跟着几家保洁公司,谁有活去谁那儿,都不会空。

  但打游击也有很大的风险。首先是没有最低工资保障,没活就没钱,再一个就是没有劳动合同,“都是临时工,不签合同,经常被拖欠工资。”他说,期望能够出台相关法律法规,他们的劳动权益,也希望能有相关部门管理这个行业,让其更加规范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