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外墙清洗
  • 外墙翻新
  • 外墙粉刷
  • 外墙油漆
  • 高空折装
  • 烟囱清洗
  • 地毯清洗
  • 水池清洗
  • 沙发清洗
  • 油烟机清洗
  • 地面清洗
  • 开荒清洁
  • 石材翻新
  • 晶面处理
  • 抛光打蜡
  • 杀虫灭鼠
  • 空气治理
  • 防水补漏
  • 定点保洁
  • 小区保洁
  • 学院保洁
  • 医院保洁
  • 商场保洁
  • 其他保洁
清洁资质
联系我们

 荔湾   从化  

 越秀   黄埔   天河

 海珠      增城

 白云   南沙   开发区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单直通:186 2002  3391

业务咨询:138 2213 6906   

业务QQ182 5566 169   

首页 > 行业动态 > 新闻信息

小伙会徐州办清洗公司 并快乐着

2019/2/28 19:22:11

  保洁清洗是一个新兴的朝阳产业。随着高层建筑的增多、人们清洁意识的提高,高空外墙清洗有了广阔的发展市场,也同时产生了高空清洗外墙的职业工人———“蜘蛛人”。每年夏秋季节是清洗旺季,走在楼丛中,不经意间抬头就可见“蜘蛛人”飘荡、忙碌的身影。

  今年28岁的贾汪小伙曹前程是8年前接触这个行业的。1999年曹前程初中毕业,在徐州干了两年的服务员,每月工资仅300多元。2003年,他到常州做零工,给居民送液化气,送一罐气的报酬只有2元,而且不论送到几层。算下来,一月也只有千余元的收入。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一个做高空清洗的四川伙伴让曹前程临时帮忙,在楼顶做小工,给清洗工人递水龙头、工具。“没想到每天工资60元,比做别的零工好多了。”曹前程很高兴,因为像他送液化气,每次都要带两三罐气出去,碰到比较陡的坡道都要费力推上去,而做高空清洗的小工并不费力气,20多天就赚了1000多元钱。

  随后,曹前程跟着朋友开始做高空清洗,刚开始都是做小工。2004年6月的一天,也就是他接触这个行业一个月左右,突然老板要求他下吊绳做清洗,“那是幢4层楼,开始还真有点害怕,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下。”曹前程称,当时那个活他干了3天,共下了6次。

  第二次接下吊绳的活是两个月后的事情了,曹前程还是有点不适应。“刚开始掌握不了技巧,在半空老是转圈,根本无法作业,心里还是有点恐惧。”

  从2004年到2009年,曹前程跟着多家清洗公司走遍了无锡、苏州、常州、南京、镇江、溧阳等地,最远的到过。

  由于南方一些城市每年五一、十一前,必须对沿街建筑进行清洗,所以当地尽管从事高空清洗的公司多,但生意却源源不断。6年时间,曹前程就清洗过400余幢高层建筑,最高的建筑是39层的常州国贸大厦。当时他们算小工共8个人,清洗半个月才完工。曹前程介绍,该建筑有100多米,仅吊绳重量就有100多斤,人坐在吊板上,靠自己双手拉动自滑扣向下移动,感觉非常费劲,几天下来,手都被磨破了。

  最的一次当属清洗常州中华恐龙园。该建筑尽管只有6层,但是一个全玻璃的蛋形建筑,面积有4000多平方米。清洗时在根本无法正常工作,只能半蹲半跪,而且不容易踩稳,吊绳也晃来晃去。“干完后半个多月里,我还经常做,梦中吊在空中晃来晃去,或者就摔了下来。”曹前程说。

  2009年夏天,曹前程回到徐州创业,开办了自己的公司。两年来,他和伙伴清洗了徐州市区、六县包括“天观”、泉山森林海等近百幢高层建筑。现在,他们正在为新城区“未来城”十余幢刚建成的高层建筑清洗外墙壁。

  记者在11层的楼顶边向下看,感觉特别晕眩。但曹前程和伙伴安装好吊绳,系好安全带,然后穿上防水雨衣,熟练地沿吊绳下去,依次清洗。

  据曹前程介绍,他从业8年来,也出过一次事故。那是2006年为南京一个7层的汽车展览馆刷涂料,下到2层的时候,的小工以为他到了底层,于是将吊绳全部松开,导致他摔到地上。好在距地面只有两三米,只是腿部擦伤。

  还有一次特别惊险。他们清洗27层的常州步行街商业楼,由于冬天风大,走在只有30厘米宽的顶层楼檐上,风一吹就得趴下身子,否则就会从百余米高空掉下来。

  从近40米的11层下到底,大约需要50分钟,他们业内俗称“一吊活”。干完一吊活,曹前程脱下湿漉漉的雨衣告诉记者:“徐州这两年发展很快,高层建筑越来越多。尽管这个行业是特种行业,有一定的性,但是利润相对高一些。只要做好安全防护,就没有问题。”曹前程说,做好这个行业,要有信誉,质量。另外,他也给每个伙伴都办理了意外险,伙伴安全。

  工具都是特制的,一般规范的公司都从正规厂家进货,安全,但也有“滥竽充数”的。以一根100米的吊绳为例,好的一两千,次的也有几百元的。

  由于要随时冲刷作业面,工人下吊绳要穿雨衣,冬天经常是一身冰碴。而且雨衣两天就磨破,有时候一天就要换两套。

  目前清洗高层楼体,采用坐式吊绳,需要一根直径18毫米的高空作业绳,一块水曲柳木质的吊板,直径10毫米的钢丝绳和一个特制的u形扣。在吊板边挂一只吊桶,里面装少半桶清洁的药水,“蜘蛛人”带上刮洗器、抹水器、抹布,通过自滑扣自行调节下降就可以开始工作了。

  因为是特种行业,性大。曹前程告诉记者,“蜘蛛人”高空作业上岗前需要经过严格的身体检查,患恐高症、高血压、心脏病等疾病的人员不能从事高空作业。外墙清洗必须要在良好的气候条件下进行,风力四级以上要停止工作。雨、雪、雾,能见度差,以及气温在35℃以上和0℃以下,也不适合外墙清洗。

  另外,他们上工前有做:心里不情愿干这吊活,心生恐惧感,不能下吊绳;如果喝酒了,不能下吊绳;当天身体不舒服,也不能下吊绳。要绝对身体、心理健康,才能上岗。

  目前徐州清洗价格是两三元/平方米。下吊绳工人一天报酬约120-150元。南方价格稍多一些,每天报酬150-200元。另外,五一、十一节前,南方从事高空清洗的工人,每天报酬能拿到200元。